望见青空之丘阴魂缠绵:鬼夫你好污-鬼故事鬼姐姐鬼大爷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3日 阅读:21 次

阴魂缠绵:鬼夫你好污-鬼故事鬼姐姐鬼大爷

第一章
天气越来越冷了,我拉紧了一些领口,低下头快步往前走去,马路的对面,正是我所居住的小区。
一只脚刚踏上马路,便听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一个身影在视线中快速的划过一道弧线之后,狠狠的摔在我的面前。
大量的血溅在我的牛仔裤上,触目惊心。
惊呼一声,我下意识的后退,脚腕却猛的被抓住了。
惶恐的垂下眼睛,一个半边脸血肉模糊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,此刻他正用青白色的手,紧紧的掐住我的脚腕!
“为什么不救我?”男人狠狠的瞪着我,拖在脸颊上的半颗眼球不停的摇晃。
“你要……为我偿命!”
那声音,阴冷无比,像是能直接能通过毛孔神渗人五脏六腑一般。
试图后退,可男人握住我脚踝的手却越攥越紧。
恐惧,瞬间蔓延我的整个意识,我挣扎着想要摆脱,可身体突然僵住了,完全不能动弹。
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溃烂见骨的脸,贴的越来越近,我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,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“真是细皮嫩肉!”男人转动着已经失去了眼皮遮盖的眼球,直勾勾的盯着我。“不如,把你自己补偿给我吧!”
刚说完这句话,男人的舌头脸颊上划过,带着冰冷的黏腻,那腥臭的味道瞬间从我的鼻腔窜进肺部,终于将我隐忍的尖叫一股脑的顶了出来。
……
“大半夜叫什么叫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一阵粗鲁的吼声让我猛的睁开眼睛,
望了望被隔壁敲的咚咚作响的墙,我缓缓的吐出一口气,伸出手摸了摸早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后背。
原来刚刚那惊悚的一幕,只是一个梦!
哪怕知道那是个梦了,我依旧不能平静下来!
因为我心虚,白天的时候,我目睹了一场车祸,一辆豪车被重卡完全碾碎。
小市民心态让我没敢采取任何的措施,只是在不远处看着医务人员将出车祸的男人抬走,才悄悄的离开了现场。
男人的长相没有看清,因为完全被血给浸透了。
抓了抓头发,我靠着床头舒缓了半天。
只是个噩梦而已,不必当真的!见死不救的又不是我一个,纵使那男人有怨气,也不会恰找到我的。
再说了,科学社会,哪有什么神神鬼鬼的。
虽然这么安慰自己,我但是还是忍不住穿上拖鞋,下了楼。
我家里是开冥寿店的,寿衣棺材,纸钱纸人,总之都是跟死人有关的物事。
同时开着一家网店卖些桃木剑,符纸朱砂,号称都是开过光的,其实全是我从批发市场批发来的。
家里刚刚好还囤着一些没卖出去的货,我忍不住拿了一大摞的纸钱出来,准备去楼下烧一烧,求个心理安慰。
临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, 是十一点五十分。
这个时候,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,整幢楼都安静的可怕。
我咽了下口水,脑海里全都是以往看过的那些恐怖片,什么贞子,伽椰子,各种各样的鬼怪轮番的在我眼前闪现。
我顿时有些后悔,烧纸这事,什么时候不能干啊?偏偏大半夜出来……电视里小说里闹鬼,都是半夜十二点吗?
不过人都出来了,我也懒得再回去,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楼下。
冷清清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我心里发慌,掏打火机的时候,手指头都忍不住颤抖了两下,才把打火机掏出来。
把纸钱给点着了,橘红色的火光一出现,我心里才安稳了一些,翻了翻纸钱,让它烧得更旺一些。
“闺女,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烧纸呢?”等纸钱烧得差不多了,我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吓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我快速的回过头却发现了一个老人,我们小区的赵奶奶。
赵奶奶的孩子们都在外面打拼,有时候过年都不回家,就剩赵奶奶和一条黑狗做伴。
松了一口气,我对赵奶奶微笑了一下:“奶奶,你怎么还不睡觉啊?都这么晚了。”
“想我儿子了,出来看看。”赵奶奶缓缓的凑近火堆,吸了吸鼻子。
看到这一幕,我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:“奶奶,我送你回去吧,该睡觉了。”
赵奶奶摆摆手,松弛的皮肤上一块一块的老年斑让她的手看起来有些丑陋:“我自己就回去了,你睡去吧。”
如果是平时,我肯定就坚持送她回去了,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总是一阵阵的发怵,浑身都不舒服。
我把这个归结于之前受了惊,一身的汗就出来吹了凉风,有点冻着了,就勉强的笑道:“您赶紧回去吧,我也回去了。”
等我走进楼梯口,回头看的时候,赵奶奶还在那堆即将熄灭的纸钱旁边,垂着头,露出满是皱褶的脖子,享受的一口一口吸气。
打了个寒颤,我加快速度上了楼,直到回到我的屋子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当当当,家里爷爷留下的老式座钟响了整整十二声,尾音落下的时候,我心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感觉,也就少了许多,这个点,是该睡觉了。
该做的事已经做了,起码自己已经安心,一身的轻松,我踱着步子往卧室走,准备关上灯的时候,我一回头,刚刚好正对着大厅里的镜子。
镜子里的我一如既往的普通,唯一不同的是,我左边的脸颊上,印着一个唇印,唇印的颜色,宛如鲜血。
那一瞬间,我浑身僵硬如坠冰窖,因为这个位置,和梦里那个男尸碰过的地方,一模一样。望见青空之丘
<span class="content-title-tpl tpl3" style="background: url(" 0,="" rgba(0,="" 0);"="" 107,="" rgb(107,="" 100%="" 50%="" no-repeat="" 0?wx_fmt='gif")' mmbiz_png="" mmbiz.qlogo.cn="" p8qtvxic2fjeva7oeiaivfygd5vpnaaurkjj0p8mq7enkdkvxicpyzmjnkuiddn3f7lynwkn3vudu09jnkdnzezxa="">第二章
那夜里,我把自己包进了被子,捂了整整一晚上,直到天蒙蒙亮了,才疲惫的睡去。
第二天把我叫醒的,不是闹钟,是楼下隐隐约约的吵闹声。
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,推开窗户,正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把屋子里的阴沉气也给清扫一空,最关键的是还有我意识里未曾散去的恐惧。
楼下有很多人,还有警车,把老旧的小区门口,堵得水泄不通,我从窗口伸出脑袋,问路过的一个邻居:“是不是谁犯事了?”
邻居抬起头,犹豫了一下,然后跟我道:“死人了,老赵死了,她家里又没人,是他们家老黑狗见天挠门,才有人发现不对劲。”
说到这里,他压低了声音:“听说发现的时候,已经死了好几天了,人都烂的不成样子了,那味哟……真是作孽!”
我心里咯噔一下,只觉得头皮上跟过电似的炸了一下,结结巴巴的问:“哪……哪个老赵?”
邻居翻个白眼:“你睡糊涂了?咱们小区不就一个老赵吗?赵家老婆婆。”
说完他就道:“我再过去瞧瞧。”
待他走了,我愣是半晌没能回过神,后背上一片的粘腻。
赵奶奶死了,那我昨夜里见着的,是什么?
“哪有鬼神……哪有鬼神……”我匆匆的拿凉水拍了拍脸,就骑着小蹦蹦去了我的店里,天大地大,挣钱最大。
我的店开的挺偏僻,但是附近就这么一家冥寿店,所以生意还算尚可,最重要的是,我不靠这个挣钱,我靠的是网店。
刚开的时候,我就是试试,那时候整个淘宝上一家冥寿店没有,没想到生意很好,尤其是香烛纸钱,买的格外火。
就是那些买家,一个个脑子带坑何伊娜,好评是好评,偏偏还得带上句这家的香烛最好吃,味道超级棒,就是赠品能不能给我换上次那款香?已经推荐给了其他小伙伴,下次还来光顾。
或者是给自己订的纸钱已经到了,速度很快,马上就烧,给个好评么么哒。
你说这年头的人是不是都有毛病?
但是只要能挣钱,我是来者不拒的,像我们网店,下午还有晚上的单子,都是第二天发货的,我收拾了收拾,就准备按照地址,把货都发出去。
其中有一个顾客特别有意思,非让我亲自去送,看地址还是本市的,本来我是想拒绝的,结果当天晚上我的支付宝就收到了五百块,备注说是给我的跑腿费。
五百块啊!我得卖好几箱香烛纸钱,才能挣回来呢。
我搓了搓手掌,还是没有忍住,把客人要的纸钱装上车,又忍不住拿了一把桃木剑放进车里,就往着买家写的地址去了。
我家住在城南,地址却在城北,我还特意给小蹦蹦加了一百块钱的油,才往目的地去了。
到地方的时候,就已经是下午了,目的地是一排平房,看起来有一些老旧,被周围的高楼大厦,围在中间。
因为四周都是楼的缘故,这片住宅附近,连风都没有,寂静的吓人。
我凑到其中一家门口,看了看门牌号,113。
而地址上的门牌号,是441。
我就顺着瓦房,到了最后一排,这一排的门牌号,都是4开头的,我一边往前走,一边念叨:“437……438……439……440……”
紧接着我就懵了,因为440往后,并没有房子了,是一条老旧的水泥路。
我又看了一遍客人给我的地址,上面清晰的写着,长青路441号。
这里是长青路不错,可是哪里来的441?
“丫头,你是来找人的?”黑漆漆的木门缓缓的开了一条缝,老人只露了半张脸出来,有些混浊的目光慢慢的打量着我。
我连忙点头:“是的大爷,有人让我送东西过来,请问441号在哪里?”
老大爷磕了磕烟袋:“你问别人,他们肯定不知道,因为长青路,已经没有441号了。”
“没有?”我顿时有些气愤,看来真的是有人在耍我!
“对,没有。”老大爷轻轻的道:“二十年前拆迁的时候就拆了,看到那条马路了吗?对过就是441号原来的位置。”
“谢谢大爷。”我心里有些生气,但是人嘛,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,我骑上我的小蹦蹦,还是准备去对面看看。
按照老大爷的说法,拆了以后肯定盖了其他建筑,大不了我就站在楼下喊,谁家买的纸钱,快出来签收。
等真正的过了马路,看到了441号,我才知道,441号拆了以后,盖了什么出来。
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,是墓园,长青公墓四个大字印入我眼底的时候,我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,如果441号是墓地,那么给我发消息的,又是谁?
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,我颤抖着手指拿了出来,只看到手机上有了一条新短信:来了,就进来吧。

Tag:
相关文章